_吴桥县人民政府
当前位置: 返回首页 > 吴桥文艺 >

在“台侧”看杂技——冯炜

2018-01-04 13:56发布者:吴桥政府

年轻时,贫穷的生活里,那些苦涩的、惆怅的往事大多被我逐渐淡忘,唯有1984的春节,至今令我记忆犹新。

那年,在乡下当知青的姐姐也回家了。在农村生活了三四年,姐姐看上去黑了、瘦了。大年三十,母亲忙活了一个上午,终于弄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。饭桌上除了几样清淡的小菜,还有我们平常轻易吃不到的白面馒头和一碗红烧肉。或许是不经常回家的缘故,姐姐坐在饭桌前显得有些拘谨。见全家人都开始动筷子,姐姐才缓缓地拿起筷子,在自己面前的菜碟里夹了一小口醋溜白菜放进嘴里。红烧肉是弟弟的最爱,可那天,十岁的他好像突然长大了,安安静静,没有嚷嚷着抢肉吃。自姐姐迈进家门的那一刻起,母亲疼惜的眼神始终在姐姐的身上打转转。姐姐命运多舛,小时候赶上“闹饥荒”挨饿,现在又赶上“上山下乡”的潮流,身为家中的长女,姐姐别无选择地下乡到一个叫杨保的偏远小村子里吃苦受累。每每提及姐姐,母亲的眼睛里总是蓄满泪水。

见姐姐小心翼翼的样子,母亲端起那碗红烧肉,把三四块五花肉拨到姐姐的碗里,之后便再也控制不住,她转过身偷偷抹去脸上滑落的眼泪。我看到,姐姐的眼圈也红了。父亲在旁边嗔怪母亲:“你这是干什么,过年了,就应该多想想快乐的事才对呀!来,孩子们,都好好吃饭,下午我带你们去‘找快乐’!”

父亲是个乐观、幽默的人,他所说的“找快乐”就是去观看他们单位--县文化馆举办的一场群众文艺调演,这次演出选拔出的优秀节目年后还要参加市里的汇报演出。那个年代,人们的精神和物质生活极其贫乏,又因为演出是免费的,所以,当我们提前一个多小时到达县城的新华礼堂时,里面已经黑压压挤满了人。父亲只好把我们姐弟几人从后台领进去,又找来几张旧报纸铺在舞台右侧帷幔下面的地上,并嘱咐我们看好弟弟,之后,父亲就和他的同事们去忙着布置舞台了。那天的节目很丰富也很精彩,有歌曲、舞蹈,有山东快书、相声、西河大鼓等,印象最深的是几个杂技节目。

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看杂技。舞台上,年轻的演员们让碟子在三根细棍上翩翩起舞;让坛子在自己的臂膀、脖颈、前胸、后背上自由游走。他们头上顶着成摞的碗碟跳跃翻滚,他们踩在摇摆的晃板上故意做出惊险动作,惹得台下观众唏嘘惊呼......,台上的他们表演得出神入化,妙趣横生。都知道练杂技非常辛苦,可眼前的他们却像是在做游戏,和谐而又默契,充满无限的乐趣。

他们的快乐深深感染着在场的所有观众,坐在台侧的我们也一直使劲儿为他们鼓掌加油。此时此刻,我们是快乐的。瞥一眼对面父亲忙碌的身影,我相信,工作中的父亲同样也是快乐的。

那天,我们把“快乐”带回了家。那个春节,母亲一展愁眉,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。

而今,当年的老房子已不存在,父亲也在七年前永远地离开了。可那个年三十,父亲带着我们在“台侧”找到的快乐,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,反而愈加清晰,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。

吴桥的杂技艺人大多出身于杂技世家,他们在辛苦劳作之余,以田间地头为舞台,以身边的农具、生活用具为道具,苦中作乐,练就了一身高超娴熟的技艺,也让单调、乏味又辛苦的劳动生活变得丰富多彩,充满了欢笑和乐趣。经历了无数艰辛和磨难,我深刻地体会到: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,与其在愁苦中唉声叹气,不如为自己寻找到快乐,在欢乐中喜笑颜开。

下岗失业时、生意挫败时,我都会想起父亲带我们去新华礼堂“找快乐”、在“台侧”看杂技的情景。我空闲时练习写作、画画、唱歌,跳广场舞,随性地为自己找“快乐”, 原本平淡卑微日子,从此变得有滋有味。那些“快乐”一次次给了我生活的希望和奋进的力量。

其实,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散落着“快乐”,只要拥有一颗阳光的心,就一定会找到它。


Copyright © 2010-2017
吴桥县人民政府 网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5495号-1
公安备案号 13092802000113 网站标识码:1309280005
地址:吴桥县府前路1号